临产母猪的真假“非洲猪瘟”诊断

游记中,真假美猴王,唐僧念起紧箍咒,便知真伪。现今,辨别非洲猪瘟的“紧箍咒”又在哪里?临床剖检?快速检测试纸?血清学诊断?谁能保证准确无误,一个误差,就是一个猪场毁灭,一个家庭的返贫。

今天我和大家分享一个案例,期待可以带给大家一个全新的视角,去审视如狼似虎,嗜猪成性非洲猪瘟。

发病的是一头预产期为4月23号的三胎母猪。4月10号转至产房,4月16号,开始厌食,4月17号,食欲废绝,观察一天。

1:4月18号,出现拉稀,为黄色水样,没有任何食欲,体温40℃,用庆大霉素一次20ml,一天两次,做治疗。

2:4月19号,出现拉血便,体温39.5℃,没有任何好转,用痢菌净40ml,氟尼辛葡甲胺10ml+生理盐水10ml稀释1g的头孢噻呋钠2支,分开注射,一天一次。

3:4月20号,不再拉血便,也没有排粪,无食欲,方案同19号,继续治疗。

4:4月21号,体温39℃,不再拉血便,不采食,停药观察,不再做任何治疗。

5:4月22日,相邻产床哺乳母猪出现发热41℃,用氟尼辛葡甲胺10ml混合磺胺嘧啶钠30ml,一次注射,第二天,采食即恢复正常。

6:4月24号,拉血便母猪产子,比预产期晚一天,活仔12头,活力十足,母猪产奶基本正常。

8:4月26号,体温39.5℃,少量采食,排少量干粪球,停止输液,用磺胺嘧啶钠40ml,肌肉注射。

这头母猪,从4月16号发病到4月28号康复,历时十几天,出现了发热,拉稀,便血,体温反弹,治疗无效,同栏母猪出现发热等疑似非洲猪瘟的敏感症状,结局却是虚惊一场。

现在很多猪场,只要母猪出现发热,便秘,拉稀,经过简单治疗,效果不理想,如果再有一定的传染性,便会风声鹤唳,惊慌失措,大范围的处理猪群,不需几日,猪场的存栏就所剩无几。

非洲猪瘟自去年8月份开始流行,到现在已有9个月,从冬天到现在,可以说是熬过了最黑暗的一段时间。

从春节前后非瘟所造成的急性闪电死亡,2至3天出现高热,呕吐,便血,低温,口鼻出血,皮肤出血,高传染,高死亡率。

到现在的发热,零星呕吐,便秘,食欲废绝,一周内有可能也是维持现状,不好不坏,继而出现零星死亡,小范围传播,一个月后,保育,妊娠,育肥或许也是安然无恙。

或者,拔牙清除后,剩余猪群则可正常生产。起码有一小部分中招猪场,已表现出这种毒力减弱的一个趋势。

这是大方向,向好的一个开端。那么通过非洲猪瘟流行的新趋势,又能带给我们怎样的启发呢?

2:猪群发病后,出现快速死亡,便血,吐血,流产,高传染性,大致可判断为强毒感染,没有任何操作空间,避免上当受骗。

3:猪群发病后,传播速度慢,症状不明显,死亡率相对不那么高,则有可能是中等毒力感染。这种情况下,只要敢于直面非瘟,在前期,对健康猪群采取各种防控措施,结果能坏到哪里去?

有很多猪场,中招后,损失了30%左右,剩余猪群过去一两个月了,依然正常生产,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有时,只是不便开口而已。

未来,我判断,在我国强毒株和中等毒株将长期同时存在,这对于猪场来说,就是生的希望。

4:物极必反,你的猪场一味的去阻断非瘟病毒,使猪群处于阴性,可在这种情况下,任何时间就是易燃易爆炸。

很多大场的遭遇,已说明这种情况,家庭猪场虽做不到严格的阻断,隔离,反而却存活了下来。

有没有一种可能,中招后,只要是中等毒力,猪群可不可以非瘟病毒阳性生产呢?

我不是说要大家不去用心防控,而是当猪群中招后,怎么去面对,怎么去处理,方能绝处逢生,柳暗花明。

阳性生产?不死不淘汰?或许就是非洲猪瘟毒力减弱后,需要大家去思考,去面对的一个难题。

以上观点,如有异议,请多多指教。(资料来源:猪友飞雨赵庆卫,猪易论坛 )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