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谢格拉德集团:波兰、匈牙利、捷克、斯洛伐克何为中欧?|一

下面,我们就来讲讲“维谢格拉德集团”的前世今生。相信看完这篇文章,大家会对这个问题,以及标题中的

公元1335年,在匈牙利的城堡小镇维谢格拉德(Visegrád),波西米亚(今捷克)、匈牙利、波兰三国国王会晤,组成了反哈布斯堡的联盟,并同意开辟新的商业路线。

这本是中世纪欧洲国家合纵连横中一次不起眼的会议,当时建立的“维谢格拉德”联盟也仿若一颗并不那么闪耀的流星,匆匆划过了历史的夜空。此后中欧走入了一段命途多舛的时期,捷克几经易手,波兰四分五裂,匈牙利直接被哈布斯堡的奥地利夺走。

近代中欧的命运更为混乱悲惨。捷克、斯洛伐克、波兰、匈牙利人都等到一战后才复现了自己的祖国。但四国建国仅仅20年后,二战打响了,中欧又被他国占领。二战后,中欧建立了社会主义政权,却处于苏联的半控制下。“中欧”的概念也彻底消失,融进了苏联羽翼下的“东欧”。

50年后苏东剧变。此时重生的中欧彷徨不安,无所适从。他们确实想重新拥抱西方,但东方的丝线仍缠绕着他们。西欧国家看待他们的目光中充满了异样,而东欧国家和他们仍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中欧三国(此时捷克斯洛伐克还没有分家)仿若一个徘徊在东西方之间的幽灵,不知归属何方。

这时,中欧不由得发出了著名捷克裔作家米兰·昆德拉在1984年曾发出的感叹:“对一个匈牙利人,一个捷克人,一个波兰人来说,欧洲究竟意味着什么?”

如果按照地理,那么四国确实应被划分为中欧国家。但在历史上,他们和西欧联系更为紧密,和西欧有着相似的文化、宗教、习俗,也一直认为自己是西欧的一员。只是二战后,出于意识形态和政治制度的区分,他们又被西方世界称为东欧的一部分。这造就了一个复杂的中欧——他们的身体有一部分是西欧的,有一部分是东欧的。

就像昆德拉哀叹的那样:“战后的欧洲发展出了三种基本处境:西欧、东欧,以及最为复杂的中欧:文化上属于西方而政治上属于东方。”

于是1990年的中欧三国刚为从“东欧”的“囚笼”中挣脱出来而欢呼不已,旋即又陷入了沉思。他们发现自己失去了昆德拉所说的“认同(identity)”。当还从属东欧的时候,尽管不情愿,他们仍可用“东欧”来界定自己。但如今从“东欧”中摆脱,他们却突然发现自己没有了归属!重返“东欧”肯定不可能,但已远离“西欧”半个世纪,回归又谈何容易?

这时,人们想到了那个矗立在多瑙河右岸、至今保存完好的维谢格拉德城堡,以及600年前中欧三王团结一致、共御外敌的一场会议。在那场会议中,三个中欧小国面对强大的哈布斯堡王朝,表现出了惊人的团结、勇气与友谊。

或许600年前的这场会议意义并没有多么重大。此后,中欧曾相继与西欧和东欧交好,但更多时候是被西欧和东欧欺辱,有时甚至是联合欺辱。但这场会议至少告诉中欧人,中欧是存在的,它是一个精神,是一种价值,是一种文化。

它告诉中欧人,中欧不是东欧,也不是西欧。或许西欧和东欧入侵了中欧的部分身体,但中欧的灵魂永远是中欧的。在地理的中欧上,还有一个灵魂的中欧。在摆脱“东欧”后,中欧也不应盲目追求“西欧”,因为保持“中欧”,就是中欧人最好的“认同(identity)”。

这是维谢格拉德集团建立的历史、文化基础,甚至可以说是维谢格拉德集团共同的价值观和灵魂。1991年维谢格拉德集团成立时的宣言曾强调,传统的、历史上形成的相互联系的方式和文化精神遗产,以及共同的宗教传统根源为中欧国家加强合作提供了有利基础:

“这些国家丰富多彩的文化也体现了欧洲思想成就的基本价值。由于相邻这一事实而造成的长期相互施加的精神、文化和经济的影响能够支持以自然的历史发展为基础的合作。”

“维谢格拉德集团反映了中欧区域各国在全欧洲一体化中一些共同关心的领域的共同合作。捷克、匈牙利、波兰、斯洛伐克一直是一种单一文明的一部分,拥有相同的文化和知识价值观,以及多种宗教传统领域的共同根基。维谢格拉德集团希望维护并进一步巩固这些传统。”

1991年2月15日,维谢格拉德集团成立了。只是成立后曾有一段时间,中欧为了追求“西欧”而一度部分放弃了自己的中欧“认同”。幸好如今的中欧又回想起了“维谢格拉德”精神。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