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部电影记录的历史苏联人不想看波兰人不敢看

真正的铭记,其意义远远大于机械性地重复。这一点似乎波兰人和以色列人一直以来都是别国的榜样,然而这样的榜样有的时候却也会让人迷惑。

波兰人忘不了卡廷惨案,正如同以色列人忘不了奥斯维辛一样。同样的,我国人民也忘不了南京大屠杀。当人类世界的刽子手们用罪恶的双手去屠杀别国的人民的时候,作为受害者,我们应当记住什么?我们应当去做什么样的反应。这有时候比单纯的去机械性重复一些口号要管用得多。

当屠刀悬挂在每一个人的头顶上的时候,除了恐惧,还应该保留什么?当真相一次次被掩盖,最终迎来拨云见日的一天的时候,我们除了缅怀以及唾骂还应该干点什么?

这些才是困扰着受害者最本质的问题。将真相或者是事实摆在眼前的时候,我们应该记住这样屈辱的时刻,并以此为契机奋发图强,失败的教训是惨痛的,而我们从失败中汲取的教训,最根本的莫过于不要让历史重演。

而不是沉浸在失败的惨痛教训中不能自拔。生活总在继续,上一次失败了,下一次就不要轻易失败了,或者下一次尽量少失败,这才是关键。带着这个关键,我们来看看一部记录着波兰人屈辱的,残酷的历史的事实,《卡廷惨案》。

如果说1990年的《卡廷森林》仅仅是以记录者的名义来为我们还原了部分线年的《卡廷惨案》则是真正意义上的让这样的历史事实,重新站在了人们的面前。

因为故事片的意义远远大于纪录片,纪录片可以秉持真相去客观呈现,而故事片的意义则是可以在这种客观的真相的基础上做出来更多的共通的情感,并最终将这种情感渲染进去,以此来获得观众们的共鸣。

《卡廷惨案》的真相就是二战期间,波兰人在遭受了德国的侵略的同时,苏联也对其虎视眈眈。德国侵略的原因很简单,因为要挑起战争,因为要掌控欧洲,波兰正是德国的不可多得的试验场。

苏联进攻波兰的原因也很简单,因为之前在侵略波兰的时候没有得到好处,却让自己的军队受到重创。因此,在德国侵略波兰的时候,苏联趁着这个机会便开始了复仇。于是,波兰很快便被瓦解了。而最终一大批波兰军官在接受到了投降的命令之后,放下了抵抗的,然后开始了自己悲惨命运的进程。

面对侵略,抵抗才是唯一的出路,任何绥靖的政策最终都会趋于破产。这是历史留给人们的教训,然而这个教训却并没有因为人类社会付出了惨痛的代价而给予任何身处和平时期的人们任何启示。这是卡廷惨案的一个重要原因。

当祖国遭受侵略的时候,波兰人选择了放弃抵抗疲于奔命,并顺从地讲自己的命运交给了侵略者,以便给自己谋求一时的安全。然而在这种安全并不是持久的。

如果说反抗侵略则意味着马上死亡,那么顺从投降则是将这种死亡的日期延后了。这种延后并不意味着死亡的那天不会到来,而是意味着本来将死亡的权力掌握在自己手中的人们,最终让侵略者拿走了这项权利,并且自己开始了惶惶不可终日的生活,因为你不知道哪一天,你会因为何种理由死去。

对于任何一个曾经遭受过侵略的国家和人民来说,妥协的最终去处只有一个,那就是死亡。反抗会让侵略者意识到,这个地方的人民是有骨气的,是不可统治的,是必须付出很大的精力以及武装力量来进行维系的。

然而妥协以及投降则是会营造出来一种现象,这个地区的人民是顺从的,侵犯他们的权益是简单的,最终就会出现在抗战时期一个鬼子统治一座县城的荒诞事实。然而一时的妥协并不能换来一生的安宁。侵略者就是侵略者,任何对于侵略者抱有一丝丝幻想的人,总是会被现实狠狠地打上一巴掌。

对于一个不讲游戏规则的人,对于一个不讲基本道德,时时刻刻想要侵犯你正常权益的人,你面对这个人的时候,除了反抗并没有别的选择,因为这个人本身是不具备任何的道德框架的。

因此,正常的道德以及游戏规则并不适用于此时此刻的侵略者。唯有反抗,唯有让这些人付出更加沉痛的代价,才能让自己获得更加永固的和平。

我们不必好战,但是我们要有面对侵略勇于抵抗的勇气,和平只是一种暂时的假象,而真正意义上的动荡与战乱才是历史的常态。为了应对这种常态,我们必须在和平年代保持自己的独立性,保持自己可以应对任何侵略的能力。

犹太人已经为我们证实了用金钱是买不来和平的,因为你的金钱如果丧失了保卫的能力之后,就会成为别人的金钱。

波兰人更加在警醒世人,妥协换来的只会是更大的谎言,真理从来只有一个,挨打的时候要想着反击,历史一直在呼唤,然而真正听进去的人却寥寥。可悲。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